智库观点 | 李仁君:如何认识当今的美国?

来源:中国网

时间:2020-09-21

作者:李仁君

编辑:许媛媛

美国因独立战争胜利而建国,南北战争使美国实现了真正的统一,此后美国逐步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经历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在经济总量上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作为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中流抵柱,为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二战”之后,世界百废待兴,美国凭借超强的实力成为战后世界经济秩序重建的主导者和规则的制定者。美苏争霸的“冷战”以苏联解体美国完胜而告终,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的伟大得益于其一贯倡导的民主、自由与开放,美国吸引了世界各地最优秀的人过来形成人才集聚,从而使美国占居了世界主流文化与科学技术的至高点。

然而事物是变化的,美国长期充当世界霸主,时间既长,美国越发变得任性霸道和唯我独尊,虽然自身实力在衰落,但手却越伸越长,对这个世界的危害也越来越大。特朗普声称“让美国再次伟大”,然而实际行动却处处都是“美国优先”,大搞新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与世界潮流相背而行。蓬佩奥作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差国务卿对加速美国的衰落“功不可没”。蓬佩奥罔顾事实,信口雌黄,从来不讲诚信和规则,他打破了美国在任国务卿不支持任何一方总统候选人的传统而公然支持特朗普,让世人愕然。所以蓬佩奥已彻底沦为人类的公敌。

2020年7月23日,蓬佩奥有意安排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共产主义中国和自由世界未来》的演讲,这其实不过是一堆充满了污蔑、谎言和臆想的胡言乱语。蓬佩奥的胡扯不仅是对打开破冰之旅,实现中美邦交正常化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大不敬,而且颇有与邱吉尔“铁幕宣言”相媲美的狂想。然而,蓬佩奥怎么能和邱吉尔相提并论呢?邱吉尔虽然反对共产主义,但对世界反法西斯做出了巨大贡献。人类公敌篷佩奥太不自量力,一个出身于特务的跳梁小丑,只会张牙舞爪,虽然满嘴都是民主、自由和人权,其实他是不学无术,专以妖魔化中国为己任,不断暴露出新法西斯主义的嘴脸。当然美国的大势将去也不能全算到特朗普和蓬佩奥头上。

任何一个政权或者国家都不可能跳出政权景气周期的天算,美国当然也不例外。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美国的衰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主要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

一是美国将难以形成凝聚力。美国是一个以移民为主的联邦制国家,民族成份十分复杂,但尚未形成美利坚民族,只是按照移民来源地区划分为亚裔、欧裔、非裔、犹太裔和阿拉伯裔等。大战之时美国尚能形成凝聚力,和平时期就不能保证了。现在特朗普公然歧视亚裔、阿拉伯裔,对非裔的苦难视而不见,冷漠应对警察跪杀黑人事件引发全美各地骚乱不止。美国有即将陷入族群冲突和社会撕裂的巨大风险。

二是美国推行“长臂管辖”损人不利己。“冷战”结束之后美国一超独大。所谓“长臂管辖”就是手伸得太长,事管得太多,到处惹事生非,恣意妄为,对看不顺眼或者不听话的国家,动辄颠覆其政权,制裁其经济。为此不惜抹黑造谣、无中生有,甚至直接发动战争。比如发动科索沃战争,解体南斯拉夫;诬陷伊拉克有生化武器,推翻萨达姆政权;颠覆利比亚政权,除掉卡扎菲;干涉叙利亚内政,挤压俄罗斯活动空间;以反恐为名侵略阿富汗;企图用代理人推翻委内瑞拉政权;制裁古巴、朝鲜、伊朗和俄罗斯等等。美国这些斑斑劣迹不仅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且终究也会拖垮美国自身。

三是美国谋求全球霸权难以为继。美国长年霸行天下导致军费开支骤增,财政赤字扩大,联邦债务恶性增长。美国联邦政府债务今年上半年已直逼26万亿美元,有关机构预测年底还有可能进一步攀升并超过30万亿美元,已超过其年度GDP的规模。美国大部分居民没有储蓄的习惯,超前消费,今天花明天的钱是常态。所以,美国居民负债的情况也比较严重。在疫情和骚乱影响之下,美国居民的收入水平大幅下降,而利息支出有增无减,导致个人偿债能力严重下降,大面积违约风险就会上升。如果为了摆脱危机而滥印美元搞量化宽松也是饮鸩止渴,因为这样发展下去,美元就不再是唯一受全世界追捧的国际货币,美国收割全世界的渠道已越来越窄,美国坠入衰落的泥潭已是大概率事件。

四是美国为自身利益不惜与全世界为敌。美国为了自身利益现在是不择手段,也不分对象,打击的范围不仅是敌对国家,而且也涉及自己的盟国和邻居。中国虽然无意称霸世界,一心一意谋发展,但只要在经济上有可能超越美国,就必然会成为美国霸权的天然敌人。特朗普上台后悍然挑起中美贸易战,中方应对有度,美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然后特朗普随即发动中美科技战,以举国之力围堵中国最有影响的科技型企业,对中国关闭市场的同时,还断供关键技术与设备,想彻底地同中国全面脱钩。同时美国还频频派飞机和航母抵近中国领空领海侦察骚扰,大打台湾牌、南海牌、东海牌和香港牌等,全面封堵中国。同时美国对盟国也没有放过,特朗普去德国和韩国的主要动机就是加收保护费,让他们承担更多的驻军费用,遭到拒绝后,美韩关系、美德关系趋于紧张。对墨西哥,这个美国刚刚改版升级了的美加墨自由贸易区的伙伴与邻居,也是斥巨资筑高墙,执意以邻为壑。特朗普上台,奉行美国优先,不可能使美国更伟大,只能让美国树敌更多,使美国在多行不义的这条道上走到黑。

五是美式民主的弊端已日渐突出。美式民主并没有西方吹嘘的那么好,事实上美国所谓的民主的背后是财团的角力,民众只是财团倾轧的棋子而已。民主共和两党轮流执政,其实也就是轮流为各自背后的财团服务而已。试问美国建国两百四十多年以来,除了共和与民主两党之外,有过第三党或独立党派的人士成功入主白宫吗?没有!所以,美式民主并非完美无缺。相反,美式民主在重大的突发事件面前无能为力。美国各地枪击案此起彼伏,但就是禁不住枪支泛滥;美国坐拥世界第一强国的实力,却令新冠疫情在美国肆意蔓延,美国人口只有世界人口的5%,而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均超过了20%。在这方面美国的“贡献”也是名符其实的世界第一。美国从奥巴马时期就想实现“再工业化”,企图使早已转移出去的各种产能重返美国,特朗普不惜重金补贴以吸引制造业回归美国,但是收效甚微。因为美国劳动力结构和极端的工会制度所形成的社会生态已不适合中低端制造业的企业在美国的大地上生长,所以,美国“再工业化”也只能是一场不会有实际结果的乌托邦而已。

六是美国右翼和保守势力已经绑架了美国的民众并形成对华误判。在当前中美关系紧张的形势下,美国从上到下弥漫着普遍的强烈的反华情绪。本来美国的议会是最难达成一致而纷争不断的地方,但近年来只要一遇到反华的提案,几乎都是出奇的一致,没有纷争无需妥协,常常以压倒性的优势通过。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因为美国普通的民众,大多数人是没有正常途径来了解真实的中国,他们主要是从美国政客和右翼分子的口中来了解中国的,而美国的政客和右翼分子从来都是妖魔化中国的,这就对美国民众形成了巨大的误导,对中国形成误判。美国选民能选出特朗普这么一个人做总统,这本身就是很反常的现象,而特朗普居然还一度人气高昂,不排除继续连任的可能,这说明美国对中国的误判短时间内是很难纠正过来的。其实特朗普当不当美国的总统,这已不重要了,然而由特朗普带动的全美对中国的误判伤害的不仅仅是中国,美国也难逃搬石砸脚之痛。美国对中国企业建不可靠实体清单,中国还没有啥反应,美国先疼了:制裁中国企业,美国学生开学没电脑可用;断供中国芯片,美国高通不淡定了;封杀大疆无人机,美国军方叫苦不迭。如果关掉抖音海外版,特朗普也将激怒总数超过1亿人的年轻的美国活跃用户,给自身带来民意危机。如果说双赢是智慧,美国基于对华误判而导演的中美脱钩分明就是特朗普式脑残,一个害人又害己的超级脑残。

综上所述,美国兴衰起落是世界风云际变,多种因素杂糅,多种力量综合作用的结果,这一切也只不过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激起的一丝涟漪。特朗普的上位也有其使命,那就是历史选择了特朗普来充当让美国实现自然回归的敲钟人和祈祷者!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势不可挡。该来的一定会来,该走的也一定会走。

作者简介:李仁君,教授,博士。海南省社会科学院签约专家,海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